一波中特公式|126期波叔一波中特
您所在的位置: 東南觀察網> 文史經緯
引起司馬光和王夫之分歧的公案
2019-04-01 15:32:35 丁萬明 來源:學習時報 責任編輯:劉建權

丁公是項羽手下的將領,他還是季布的舅舅。劉邦彭城大敗之時,丁公奉命追擊,越追越近,眼看劉邦就要走投無路,劉邦便回頭對丁公說了一句非常有意思的話:“兩賢豈相厄哉!”好漢何苦為難好漢?丁公一聽,居然在兩軍廝殺的戰場上,止步不追了。他當即領兵撤還,等于放了劉邦一條生路。為什么劉邦一句話丁公就放人?這是劉邦的江湖閱歷的本能反應。江湖上常講多個朋友多條路,多個仇家多堵墻。劉邦被逼到絕路,只能賭丁公也許認同江湖規則,說出了這句話,果然丁公網開一面,把劉邦給放了。

丁公是季布的舅舅,季布是當時非常有名的俠客一流的人物。一諾千金的典故說的就是季布。季布的弟弟名字叫季心,也是一位俠客人物。當時關中流傳一個說法,叫做“季心以勇,布以諾,著聞關中”。意思是當時關中人都知道季心以勇猛著稱,季布以守信聞名。丁公作為季氏兄弟的舅舅,應該也是深諳江湖之道的人物,所以他當即領兵撤還,等于放了劉邦一條生路。

等到項羽滅亡,劉邦要開始分封了,丁公來謁見劉邦。劉邦怎么對待丁公?他把丁公拉到軍營中示眾,說:“丁公為項王臣不忠,使項王失天下者也。”遂斬之,并且特別強調,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“使后為人臣無效丁公也”!王夫之反對

對劉邦的做法,大學者王夫之很不贊成,他認為劉邦殺丁公是錯的。王夫之認為,以大義征服天下的人,用的僅僅是誠心而已,心中不愿而勉強去做,以標榜其名聲,于是天下人就會認為義與人心相悖且不和順于理。試想,當漢高祖處境窘迫之時,難道果真會認為丁公應當處死因而日后一定要殺死他嗎?當他誅殺丁公之日,難道又果真能夠忘記當年丁公曾解救過自己的危難,而不認為這是丁公對自己的恩德嗎?

王夫之由此提出了一個問題:“使天下知為臣不忠者之必誅而畏即于刑,乃使吾心違其恩怨之本懷,矯焉自誣以收其利。然則義為賊仁之斧而利之囮也乎?”王夫之提出的問題是,如果僅僅是為了讓普天之下的人都知道,做人臣如果不忠則必受懲罰,從而不敢越雷池半步,如果這樣,那么“義”不就成了傷害“仁”的大斧和導致私利的誘餌嗎?所以,劉邦赦免季布的罪過并予以重用,是很好的,足以激勵臣子忠君報國,無有二心。至于丁公,廢而不用就可以了;殺了他,則是引導天下人忘恩負義。恩情既然都可以忘記了,如果不是刑戮緊隨其后,那么浩蕩無極的君父之恩,為什么不可以忘記呢?

王夫之是大學者、思想家、倫理學家,他站在倫理學的角度提出,要用大義收服人心,要將心比心,用誠心換誠心,不能把大義功利化。所以,王夫之強調,義,有天下的大義,也有自己心中的精義。大義必須恪守,精義不能功利化。否則就是以惡導善,那可就貽害無窮了。司馬光贊成對劉邦斬殺丁公之舉,歷史上有另一派聲音,認為劉邦做得對,其代表人物就是司馬光。司馬光是史學家,更是政治家。他站在政治家的立場看問題,認為一個王朝要想長治久安,一定要講政治操守。

他專門寫了一篇“臣光曰”評論此事。司馬光認為,漢高祖劉邦從豐邑、沛縣起兵以來,網羅強橫有勢力的人,招納逃亡反叛的人,也已經是相當多的了。待到登上帝位,唯獨丁公遭受殺戮,這是為什么?“夫進取之與守成,其勢不同。”當群雄并起爭相取勝的時候,百姓沒有確定的君主,誰來投奔就接受誰,本來就該如此。但是,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,待到貴為天子,四海之內無不臣服時,這么做就不對了。司馬光接下來的這番話就非常有政治水平,他說:“茍不明禮義以示之,使為臣者,人懷貳心以徼大利,則國家其能久安乎!是故斷以大義,使天下曉然皆知為臣不忠者無所自容;而懷私結恩者,雖至于活己,猶以義不與也。”如果不明確禮義以顯示給人,致使身為臣子的人,人人懷有二心以圖求取厚利,那么國家還能長治久安嗎?因此漢高祖據大義作出決斷,使天下的人都清楚地知道,懷揣個人目的布施恩惠給人的人,盡管他救過自己的命,依照禮義仍不予寬容。司馬光認為,似此殺一人而使千萬人畏懼,這不就是深謀遠慮嗎。漢高祖的子孫享有上天賜予的祿位400多年,這就是漢王朝長治久安的根本所在。劉邦為何要這樣做

劉邦斬殺丁公,引來爭鳴,司馬光和王夫之都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流的學者,從學者的角度看問題,孰是孰非,各有各的理由。但劉邦斬殺丁公的問題不僅僅是一個倫理問題,更重要的是一個政治問題。

劉邦為什么要殺丁公,出人意料嗎?在當時來說,有點出人意料,但卻又在情理之中。為什么?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。被丁公追殺時的劉邦還身處江湖,而如今已經身居廟堂,角色身份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江湖有江湖的規矩,不問是非只講義氣;廟堂有廟堂的法則,要講政治,講操守。從治國理政的角度講,正所謂“攻守之勢異也”。

司馬光和王夫之分歧的關鍵在于站位不同。司馬光作為政治家,站在講政治的高度看問題,他看到,正是因為劉邦強調為人臣者要以新的政治立場看問題,強化了政治同盟意識,這才有了此后“非劉姓而為天下共擊之”的白馬之盟,這才有了諸呂之亂之后的周勃安劉、元勛功臣推舉皇帝之舉。東漢時期黨錮之禍、外戚專權、宦官隨意廢立皇帝的事多有發生,但極少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反叛朝廷。東漢末年天下大亂,劉備作為劉氏宗親已經淪落到賣草鞋的地步,但憑著“大漢皇叔”的身份,仍然有號召力,最終三分天下有其一。實力強大、特立獨行的曹操已經取得了事實上的江山社稷,但仍然不敢公然稱帝,說“若天命在吾,吾為周文王矣”。這證明了劉邦的決策是對的。

主管單位:中共福建省委宣傳部
主辦單位:中共福建省委講師團、中共福建省委宣傳部理論處
承辦單位:東南網
閩ICP備17028745號
一波中特公式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投注技巧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大赢家娱乐下载 赛车pk10高手计划 赌博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云南时时开奖数据 11选5稳赚不赔的方法 三公棋牌游戏 龙虎和时时彩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