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波中特公式|126期波叔一波中特
您所在的位置: 東南觀察網> 文史經緯
古弼三忤太武帝
2019-03-22 09:31:36 劉立祥 來源:學習時報 責任編輯:劉建權

古弼,南北朝時北魏大臣,代地(今山西代縣)人,鮮卑族,歷仕明元帝拓跋嗣、太武帝拓跋燾、南安王拓跋余、文成帝拓跋濬四朝,歷任獵郎、門下奏事、立節將軍、侍中、尚書令、吏部尚書、安西將軍、司徒等職,封靈壽侯。古弼三忤太武帝拓跋燾的故事千古流芳。

暴打劉樹攪棋局

據《魏書·古弼列傳》,古弼“少忠謹,好讀書,又善騎射”,深得北魏明元帝拓跋嗣的喜愛。泰常八年(423年)十一月,太武帝拓跋燾繼位以后,更加受到信賴與重用,拜為立節將軍,賜爵靈壽侯,率軍南征北戰,征并州、屯五原、擊平涼、鎮長安、討仇池,屢建功勛。后以功升任侍中、吏部尚書,主管南部奏事。

某日,古弼收到一封來自上谷地區民眾的《請愿書》,說是上谷的皇家苑囿占地太廣,擴張得太過離譜,以至于這一帶的老百姓都無田可種了,懇請朝廷適當縮小苑囿規模,給老百姓留一點兒耕種的土地。

古弼讀罷《請愿書》,心急如焚,覺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。因為眼看春耕時節即將來臨,人誤地一時,地誤人一年,必須馬上去上奏皇帝,使上谷百姓的正當訴求得到滿足。

古弼急匆匆趕到皇宮,可事不湊巧,拓跋燾正與給事中劉樹在棋枰上縱橫馳騁,殺得難解難分。拓跋燾興趣正濃,全神貫注,只顧與劉樹縱情廝殺,連看都不看古弼一眼。古弼只好耐著性子在一旁等候。

左等右等,拓跋燾與劉樹越殺興致越高,兵來將擋,水來土屯,直殺得天昏地暗,絲毫沒有鳴金收兵的跡象。古弼等來等去,不由等得火撞頂梁,古弼忽地站了起來,在皇帝面前揪住劉樹的頭發,把他拉下矮凳,用手扯住他的耳朵,以拳頭捶擊著他的背說:“朝廷不理政事,都是你這幫小人的罪過!”

拓跋燾臉色都變了,十分尷尬,悻悻丟下手中的棋子說:“放手吧,放手吧,沒有聽你奏事,錯誤在我。劉樹有什么罪過?放過他吧。”

古弼把上谷百姓上書一事報告了拓跋燾,拓跋燾十分贊賞古弼的正直,全部批準了他的奏請,準予把苑囿多占的田地分給百姓。

事后,古弼覺察到自己作為臣子當著君王的面毆打大臣,不能說無罪,于是,便主動到公車令那里,脫去帽子,光著腳,自劾請罪。拓跋燾遣使者將他召回,對他說:“你穿戴好鞋帽吧。我聽說筑社的人,艱難地把社壇筑起,又恭恭敬敬地去侍奉社神,神便賜福于他,那么你又有什么罪呢?從今以后只要對社稷有利,益國便民之事,雖然魯莽不合規定,你只管去做,不必顧慮。”

老弱駑馬給皇上

拓跋燾率部浩浩蕩蕩到河西打獵,命古弼在京城留守。某日,拓跋燾遣使降詔,命古弼把健碩肥壯的戰馬撥給畋獵騎士,而古弼卻公然違抗圣旨,專門把那些老弱駑馬送到河西打獵。

拓跋燾圍獵興頭正盛,看到從京城調來的沒精打采的駑馬,猶如被兜頭澆了一盆冷水,“世祖大怒曰:‘尖頭奴,敢裁量朕也!朕還臺,先斬此奴。’”

皇上雷霆震怒,消息傳到京城,古弼的下屬一個個都成了霜打的茄子,惶惶不可終日,料想在劫難逃。

古弼腦袋長得尖,時人呼之“筆公”,拓跋燾常昵稱之為“筆頭”,煩惡時則呼之“尖頭奴”。古弼安慰大家說:“作為人臣,我以為不讓皇帝沉迷于游獵之中,即使有罪,這個罪也是小罪;如果不考慮國家的安危,不做必要的防范,使敵寇隨意自由侵入,這個罪可就大了。現在,北方的柔然人無時無刻不在伺機南侵,南方的宋國也無時無刻不在伺機北上,我們把肥壯的戰馬留下來為軍隊使用,以備不測,如果為此而死,死得其所!不要怕,明主是可以用道理來說服的。再說,這件事是我一人決定的,跟你們沒有任何關系,你們不必為此憂慮。”

有人將古弼的這番話如實地匯報給拓跋燾,拓跋燾隨之轉怒為喜。“世祖聞而嘆曰:‘有臣如此,國之寶也!’賜衣一襲、馬二匹、鹿十頭。”

拒征民車馳畋獵

河西圍獵歸來不久,拓跋燾又煩膩了宮中的單調生活,再次出宮,在車駕衛隊的簇擁下到北山打獵。這次圍獵收獲頗豐,捕到麋鹿幾千頭。拓跋燾大喜過望,遣使給古弼下達詔書,命古弼速發牛車500輛,前來運送獵物。

詔書發出以后,拓跋燾忽然醒悟:前車之鑒不遠,以古弼的忠直不阿,他怎么可能遵旨遣發牛車呢!于是,對隨從的大臣們說:“筆公一定不會給我征發民車來,我們在這兒等來等去終歸還是一場空,你們干脆就用馬把麋鹿運回去吧,這馬也比牛車快。”

拓跋燾命令畋獵的隊伍拔營返回,走了一百多里,不見古弼發來的一輛民車,卻迎面碰見了遣送詔書的使者。使者向拓跋燾呈上古弼的奏表。拓跋燾打開奏表,只見上面寫道:“如今秋谷已黃,麻菽遍野,正是收獲的季節,野豬麋鹿不停地到農田里來糟蹋莊稼,鳥雀也不斷地來啄食糧食,加之風吹雨打,農人日夜搶收,依然損耗嚴重。征調民車之事,請賜稍得緩行,以不誤農時,盡快收載糧食。”

面對古弼的抗旨不遵,拓跋燾這一回沒有發火,他看了看身邊的大臣,不無驕矜地說:“筆公果如朕所卜,可謂社稷之臣。”

正平二年(452年)二月,當權宦官宗愛弒殺了太武帝拓跋燾,擁立拓跋燾六子南安王拓跋余為帝,同年十月,宗愛又弒殺拓跋余,尚書陸麗等誅殺宗愛,擁立拓跋燾的孫子拓跋濬,是為文成帝。文成帝即位之后不久,古弼因參議政事不合皇帝旨意被誅殺。

千載誰堪伯仲間

孔子曾對春秋時衛國大夫史魚大加贊嘆:“直哉史魚!邦有道如矢,邦無道如矢。”——史魚可真的是正直啊!國家清平的時候他像箭一樣直,國家昏亂的時候他仍像箭一樣直。古弼就是這樣一位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像箭一樣直的剛直忠貞之士。

古弼以直道事君,屢屢跟皇帝對著干,一再違拗太武帝拓跋燾的旨意:因急于為民請命,他膽大包天,攪亂皇帝棋局,還當著皇帝的面狂毆妨礙其奏事的寵臣;為確保京城萬無一失,他拒絕執行皇帝詔命,將駑馬分給皇帝去打獵,而把壯馬留下來供自己守城備戰;為使百姓秋收不受損失,他抗旨不遵,拒絕征調民車去北山運載獵物,還上表申辯,力陳其弊。真可謂“社稷之臣功蓋世,千載誰堪伯仲間”。

雖然古弼的“冒犯”也曾惹得太武帝拓跋燾七竅生煙,甚至咬牙切齒地放出狠話“朕還臺,先斬此奴”,但最終都幡然醒悟,依然將古弼倚為股肱,充分發揮其在鎮國家、撫萬民中的柱石作用。然而,古弼還是這個古弼,還是這個一如既往地殫精竭慮、忠心耿耿、以直道事君的古弼,到了文成帝拓跋濬朝,沒過多久,便因參議政事不合皇帝旨意丟掉了腦袋,給后世的人們留下了無盡的慨嘆和深深的思索。

主管單位:中共福建省委宣傳部
主辦單位:中共福建省委講師團、中共福建省委宣傳部理論處
承辦單位:東南網
閩ICP備17028745號
一波中特公式 pk10独胆网页计划 云南时时中和值走势 北京pk哈赛车官方网站 久丰国际 娱乐注册登录 北京pk赛车网址是多少 内蒙古时时开奖单2 手机站设计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精准旡错六肖中特六肖期期准 六人通比牛牛程序